4月的某天清晨,


一陣陣不尋常的「喀拉、喀拉」聲和緊接下來刺耳的動物哀嚎聲驚醒了睡夢中的我,


就只是短短的幾分鐘時間,無法想像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


只能不斷在記憶中搜尋是否曾聽過這樣另人頭皮直發麻的聲響...


 


本來以為上班時會在街上看到想像中的血腥畫面,但是並沒有。


 


直到下班回家才得知,原來今早環保局的人來這區補捉流浪狗,


 


也才發現阿伯和小黑密不可分的情感:


小黑原來是隔壁店家飼養的母狗,但是原飼主不但放任小黑外出,


並且在發情後生了一窩小小黑,當時又逢租約到期準備搬家,


那知無良的前飼主竟然將小黑及一窩小狗鎖在無人的房子放任不管,任其自生自滅。


阿伯知道了這件事趕緊要求原飼主開門將狗帶出,並且將小狗送人領養,


也還好有位愛心媽媽帶著小黑去結紮。


 


原來當天早上環保局來捉狗時阿伯有下樓制止,並表示小黑有帶項圈是他的狗,


那知環保局人員竟然不理會阿伯,並表示:「那你自己再去內湖領出來就好啦!」,


就強行用鐵圈將小黑甩上環保車開走...


 


就這樣,阿伯騎著向人借來的腳踏車一早從萬華騎到內湖動物之家找小黑,


阿伯說當小黑看到他時高興的又跳又叫,


就這樣一人一狗又從內湖騎回了萬華已是下午時分,


但是領狗的過程不太順利,因為阿伯身上就只有二百元,並不足以支付打晶片等費用,


還好那兒的義工願意幫忙阿伯才能順利將小黑帶出來。


 


阿伯只是個領老人年金過活的人,


一個月幾千元要包括租房及小黑的飼料費用,但是他對小黑並不吝嗇,


時常可以看到小黑的碗裡有高檔的西莎罐頭可吃,


經過了這次的事件阿伯更是把小黑隨時帶在身旁,晚上就帶回租賃的小雅房,


還好小黑也很配合,從來不曾在樓梯間大、小便及製造髒亂。


 


現在街上的人也都知道小黑的名號,會幫忙看著小黑,


豆豆姐也好心的提供跳蚤藥給小黑點,


聰明的小黑也很盡責的管著這區的地盤,唯一不乖的是:會追貓...


愛咪就常常看到小黑把附近的貓給逼到樹上去了,真是糟糕~


 


但是最近阿伯租賃的房間屋主就快要回去了,到目前還沒找到理想的地點,


希望好心的阿伯也能順利在這附近找到新的地方。



創作者介紹

女婚攝蘇愛咪的婚禮紀錄&生活二三事

ruby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喵咪球的媽~
  • 好難過喔~~加油!
  • 酒
  • 唉<br> 為什麼?   窮人唯一的感情寄託會被蔑視<br>  又為什麼?    窮人的愛心與感情是如此令人傷心與感動<br> <br> 這真是個悲慘的人間社會<br> <br> 希望小黑與阿伯相依為命 永不分離   也能如願找到好地點落腳<br> <br> <br> <br>
    [版主回覆09/24/2007 07:35:16]<p>我倒是願意反過來看,都已經自身有困難的人還願意為了其他的事務伸出援手,</p>
    <p>而不像那些有能力幫忙卻冷眼旁觀的人,這樣的心溫暖了多<img src="http://tw.yimg.com/i/tw/blog/smiley/4.gif"/>~</p>
    <p> </p>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